新闻动态
认为学联不应将自己诉求代替所有学生的声音
2020-07-20 12:5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吴伟嘉认为,“学联”透明度低,从不公开工作及财务报告,且与部分政党如社民连等特别相熟,意识形态单一僵固,港大学生会退出“学联”后掣肘会更少,可以另一种形式投入学运,成为学界领导。

奚炳松认为,教育始终应该回归教育,学界可以有自己声音,但不应只单单为政治发声。他直言,“学联”、学民思潮及教协等组织已脱离教育组织的应有范畴,变成纯粹表达政治的组织。

奚炳松说,很高兴有学生提出““学联”不代表我”,希望港大学生会脱离“学联”后可回归教育,但他担心港大学生会会被个别人士骑劫,成为与“学联”、学民思潮并列的激进学生组织。他明白学生追求民主的决心,但同时希望他们思考什么行动才是真正对香港有益,而不是破坏香港。(记者 冼国强)

港大学生会评议会早前通过决议在下月9日至13日举行公投,决定学生会是否退出“学联”。评议会“学联”代表团昨日与港大学生会退出“学联”关注组在港大校园合办“港大学生会退出‘学联’论坛”,超过50名港大学生出席。港大文学院三年级学生、曾担任学生会评议员的“退联”关注组代表吴伟嘉炮轰“学联”多项“罪状”,包括秘书处权力过大、没有认受性、缺乏透明度等。

吴伟嘉表示,“学联”秘书长多由高年级同学担任,令秘书长可左右有决策权的常委,形成“秘书处强势,院校弱势”的情况。周永康称,自己职位与联合国秘书长相若,要得到院校授权后才可代表院校执行工作及发言,又说若院校代表不满意,可向他提出不信任动议。

超过50名港大学生出席“港大学生会退出“学联”论坛” 大公报摄

在“占中”大出风头的激进学生组织“学联”爆发内乱。一班不满“学联”秘书处骑劫各大院校意愿的香港大学学生组成“港大学生会退出“学联”关注组”,并争取在2月9日至13日举行校内公投,期望港大学生会脱离“学联”后可取而代之成为学界新领袖。关注组狠批“学联”从不公开工作及财务报告,缺乏透明度,权力不受制衡,在“占中”期间又成立“中央决策小组”排拒部分院校代表,更多次作出错误的政治决定。

另一关注组成员李启迪则批评,“学联”在去年11月27日举行升级会议,却将行动定性为“象征式行动”,不抱成功的希望,消息又被散播到主流媒体,结果在11月30日的包围政总行动导致多名学生头破血流。吴伟嘉补充,该升级会议在“学联”会所举行,但竟有“街外人”出席并投票。梁丽帼声称“学联”当时是评估升级行动失败机率很高,不是故意失败。她与周永康承认“学联”在“占中”期间多次作出错误政治决定,李启迪批评,正正因为“学联”制度不完善才导致多次政治失误。

吴伟嘉批评,“学联”是八大院校的沟通平台,却设有存在目的成疑的秘书处,这个声称只负责执行院校决定的中央行政机关权力却十分大,可以制定年度计划、财政预算、投票、决策,只要秘书处滥权,便可骑劫各大学生会。周永康辩称,“学联”采用共识制决定立场,只要有一间院校不同意,“学联”就不可用“学联”名义代表院校表达立场。吴伟嘉反驳,“占中”期间“学联”并无召开常委会,只将决策以whatsapp、facebook等通讯软件通知常委,没有人反对就当作通过,既不守会章,又没有会议记录,共识制名存实亡。他指出,“学联”在“占中”期间更曾设立“中央决策小组”,小组内有秘书处成员,却竟未有包括所有院校代表,他担心若情况持续,下次小组或会排拒港大代表。港大学生会会长梁丽帼说,没有开会是因为“占中”时常委工作繁重,成立小组则是由于“占中”爆发后常委分散在不同占领区,辩称小组只存在不足一星期,而且做任何决策时都会征询常委意见。

对于港大学生会退出“学联”关注组批评“学联”骑劫院校意愿,观塘家长教师会联会主席奚炳松表示同意,认为“学联”不应将自己诉求代替所有学生的声音,并坦言“学联”与普遍大学生的诉求脱轨,““学联”的决定都是自己内部决策,没有做过公投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axm8avanon.cn辽宁省开原市挂旱石灰有限责任公司 - www.axm8avanon.cn版权所有